衣食住行-一间不为人知的老店在擦肩处沉香_智点资讯网
列表页top

您现在的位置:资讯首页>衣食住行 > 一间不为人知的老店在擦肩处沉香

一间不为人知的老店在擦肩处沉香

发布时间:2018-09-13 20:40编辑:资讯部已有: 人阅读


  繁体字咖啡馆主理人雪莉,台中人,毕业于三毛曾经执教的文化大学,专业中文。2002年雪莉因为从事广告文创的工作关系来到,在一家知名的4A公司担任创意总监一职,一呆就是9年。从小热爱阅读的雪莉,一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,读书、工作、开咖啡馆都是她所热爱的生活。“我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因为我喜欢。”雪莉笑着说。

  出售书籍,其实是件极费力不讨好的事儿。且不说雪莉他们出售的一些作者签名书--去签书会排队之耗时,单单说从运书到,遇到禁运期,书可能就会被压上半年,台版书贵、利润低,压了大笔的书款,待日方长,对雪莉他们而言,真是不太好过。

  这系列果醋,选取金门高粱醋酿制,而金门高粱醋采用金门酒厂提供的高粱酒为主原料,使用驰名中外的宝月古泉水源,遵循古法酿成,冰糖选用原色冰糖,雪莉说小时候经过糖厂,连空气都是香的,自酿的花果醋避光3-4月可以饮用,随着时间越来越长,风味会越来越好。

  来繁体字咖啡馆的顾客们,未点餐前,会收到一张繁体字的字帖,结账时将写好的字帖给店主便享受折扣,也是老规矩。

  俗世中,岁月经长,又见炊烟,难免被命运捉弄唱起“岁月长,衣衫薄。”而偶遇真诚的人,无关的努力,总是会让我倍感温存。

  起初线本书,后来又陆续增加了其他作家和推荐的书目。雪莉说她要卖值得人们读一辈子的书,像诺贝尔文学和布克获得者的一些作品,还有绘本、电影音乐、艺术和同志小说等。

  雪莉在2011年开始在高碑店油画院,开了繁体字咖啡馆的实体店。蓝海采访她时,她说:“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可能不真实的东西,所以让人感受到真实的存在是很重要的事,实体店是很真实的,你不能活在一个虚拟的人生里面。”在网络和科技时代,电子阅读终会取代纸质图书,这是无法的,但她还是愿意探索实体书店运营的模式,“我这两天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书店是会消失么,我觉得会,但它在我活着的时候不会,在我的价值观里,开书店跟走一条即将消失的一样迷人。”

  2009年雪莉回过年,看了台译本的《巴菲特传》,节后她回到,还剩200多页没看完,于是她又在买了译本的《巴菲特传》,看不下去了,还有点生气。于是她决定开一家线店,将两岸不同的书籍对比,选台译本更优秀的作品引进,在筹备书店期间,雪莉发现出版的部分译本,问题出在过于追求速度。以女作家Herta Müller为例,诺贝尔文学对她的获评语为“如诗般的文字”,出版她的一本译本,需要花一年时间,而在半年时间出了一套。这些在雪莉心中是值得人们读一辈子的书,被如此草率出版是极不负责的。

  “费数月心力,软囊更加羞涩,但是院落临街的大门外,正是放暑假的鼓楼东大街,旅人游客渐渐喧哗的饭点之前,我们幸能与擦肩而过,且亦也醉也饱。”

  在开一家布尔乔亚式的咖啡馆,本身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,房租、人员、食材成本皆高,市场小众,叫好不叫座。而这里的台版书,无添加的食品,无关的私塾课,学习繁体字便可打折的服务,能维系着如旧的模样,着实是件不易的事儿。

  在时间里不断产生化学变化的一切,对我而言,都是极具魔力的,如一些物:威士忌、葡萄酒、,如一些人:智者。

  “在人情上,总是不干脆的我们,倒是对开门与关门这样的事,看如云之聚散。有人说是潇洒,但毋宁说是闲散更贴切点。“

  对于常年泡咖啡馆的雪莉而言,咖啡馆的意义要重于一杯咖啡。如果你和雪莉聊的咖啡馆,会聊出些特别有意思的事情,人喜欢的咖啡馆是哪种样子,某某咖啡馆充满猫尿味儿为什么却让人不忍离去,她会像个侦探,从方方面面说起自己的“泡”馆理由,而开间咖啡馆,是她的合伙人--她广告公司的同事的提议,雪莉说,“广告人最想开的就是咖啡馆,那时候大家一边工作一边帮自己的咖啡馆选名字,我在办公室里听着听着就突然冲出来说,如果我开一间咖啡馆叫繁体字咖啡馆,如何,他们觉得还不错。后来我的合伙人找我聊她想开咖啡馆的梦想,提议要不要一起开一间,聊了一段时间,我想既然我这么喜欢咖啡馆,那不如开一家自己的。我们其实最早从网络书店,虚拟咖啡馆开始的。“

  繁体字咖啡馆的店主是两名来自的低调文人,新址的繁体字较旧址大了数倍,装潢也更为细致典雅。而在风貌上,那些如旧的文化元素,从摆设到餐品、图书、服务,并未被时空拖拽出另一间咖啡店的摸样。

  她说,“我常常跟人讲,去做你喜欢的事情,把你喜欢的事情做成别人喜欢的样子。人唯有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才会不断的去改善它,让它变得更好。”

  森山大道、加缪和伍迪艾伦的海报、沈从文、赫本罗马假日的照片,搬了过来,卡缪如旧在show-off的,沈从文如旧拥有最温柔的角落;爱丽丝梦游仙境版的蛋糕,“富勒热巧克力”(根据美国建筑家巴克敏斯特·富勒的“四面体城市”的漂浮概念研制,用棉花糖再现了“漂浮在空中的城市”),还在,在逝去的光阴面前童真无需年纪。这里也依旧开设私塾教小朋友或爱好者学习繁体字,依旧出售台版书。

  每次从繁体字咖啡馆走出来,都似看了一场无言评对的经典电影,那情绪和需再次滑进岁月才能摸得清轮廓。

  看到繁体字号上欲言又止的难处及,我坐在新馆里,问主理人雪莉,开实体咖啡馆是不是困难重重,和一个不善经济又温厚的文人聊经营,真是会无奈。他们所做的事儿,耗时、真诚,无利可图。他们天性如此,很难改变。开这间咖啡馆,要靠其中一位店主去全职上班维系部分开销。6年间变数生活拮据难言。而提到困难,雪莉会一脸淡然和你讲,“我对经济不,这可是没有办法的,真的不擅长,这几年我经常兜里就2块钱,但是总能活下去的,你看我前几天兜里有400块钱,今天一看还有400呢。”“之前上班的时候我脚不着地,去哪里都打车,最近几年做咖啡馆太穷,走去做很多事情,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风景.......兜里有几十块钱,去吃一顿KFC全家桶,会格外知足,不也很好么。”“如果一开始我们就很有钱,那么繁体字咖啡馆可能早就关掉了。”我听及此处,不知为何会松一口气,还被那些无关“价值”的珍贵记忆所打动,感到确幸。

  “我特别爱上班。有一天,我知道有人有不想上班的想法,十分吃惊。我上班的时候没有一天想过,不去上班,从来没有过。我是那种做什么便极度着迷的人。开咖啡馆真是纯属巧合。”

  “从车撵子胡同到鼓楼东大街,短短15分钟的,我们走了快三年,欣慰于在闹市中拥有一处岁月可以静好的小四合院。这阵子,站在简朴的老房子里,望着透亮静悄的院落,恍神地想到2016年这一整个春天,如黑夜般的时刻,出现在身边的微光及微笑。感谢所有待这家咖啡馆如朋友般的客人,还有待我们如亲人般的朋友。”

  “努力了五个多月,终于要搬新家了。这近半年的时光,背后所发生的故事,很想细细的记下来,但却又难以形容。”

  繁体字咖啡馆始于高碑店油画院,后又迁居车撵子胡同,现搬至鼓楼东大街后鼓楼苑胡同,截止到今年业已营业6年。


已推荐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避暑彭水摩围山 看天外云卷云舒

避暑彭水摩围山 看天外云卷云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