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热点-周鸿祎敲锣360完成借壳但股价差点跌停_智点资讯网
列表页top

您现在的位置:资讯首页>今日热点 > 周鸿祎敲锣360完成借壳但股价差点跌停

周鸿祎敲锣360完成借壳但股价差点跌停

发布时间:2018-03-10 23:07编辑:资讯部已有: 人阅读


  周鸿祎在很多场合否认过借壳上市的打算,但最终还是走了这条。当前,A股IPO需要较长时间的排队等待,而借壳速度会快一些。

  一是将人工智能与核心的安全结合,利用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技术、大数据发现未知,加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。二是将人工智能与商业化结合,通过对用户画像的大数据分析,提高广告点击效果。三是将人工智能与相结合,在短视频方面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发现用户的兴趣,推荐用户喜欢的视频内容。

  2015年12月,360与投资者联盟达成私有化协议,当时交易估值约93亿美元。以周鸿祎为首的财团计划贷款34亿美元,买方团包括中信国安、金砖丝资本、红杉资本中国、泰康人寿、平安保险、阳光保险、New China Capital、华泰瑞联、Huasheng Capital等。

  接着要面对的是换汇难题。由于私有化使用的外汇额度庞大,国家外管局要求360私有化财团提供证明,明确换汇资金不涉及资本外逃等行为,并要求分批换汇汇出。周鸿祎称,过程远比描述得多。

  有质疑的声音,周鸿祎则称有信心。此前他回应说,一般来说互联网公司下半年的业务占比会比上半年高一些,2017年上半年公司已经实现收入53亿元、净利润14亿,接近全年业绩承诺的一半,实现承诺业绩非常有信心。

  周在《者:周鸿祎自传》中回忆,某国家监管部门的领导曾经找到他,提到国家对于互联网安全有很大的担忧和期望,希望360回归,承担起构建网络安全核心技术能力的企业责任。

  今天上午,三六零在上海举行重组更名仪式,周鸿祎身穿红色外套,在所敲响上市锣声,给360的回A画上了句号。

  2016年7月15日,360完成私有化。周鸿祎仍要与时间赛跑,在国内尽快完成上市。当时,周鸿祎有借壳上市和IPO两种选择,他也确实做了这两手准备。

  周鸿祎承认,在美国上市的360有点尴尬,实际上是一家中国人控制的公司,但从法律角度来说是外企,因为大部分股东都在国外。从身份上来讲,让中国的核心企业安全、,未来包括基础设施安全都掌控在一家名义上的外资企业手里,国家是没有安全感的。

  三六零开盘股价报65.67元,按照360借壳后的总股本67.64亿股计算,公司总市值一度超过4000亿元。不过,三六零股价高开低走,一度涨幅为3.84%,后一下滑,一度触及跌停,截至上午收盘,跌幅为8.36%。

  借壳重组中,360与江南嘉捷签订了《业绩承诺及补偿协议》,360在2017—2019年三年间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需分别不低于22亿元、29亿元、38亿元。这就是所谓的对协议。

  2017年上半年,360实现营业收入52.88亿元,净利润14.1亿元,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9.95亿元。

  即便如此,360总市值已经翻了数倍。2015年6月,360启动私有化时,在纽交所的估值只有约80亿美元。第二年7月,360退市时估值93亿美元。可以说,360应该是中概股回A浪潮中,迄今为止体量最大的一家互联网公司。

  2月28日开始,上市公司江南嘉捷名称变更为三六零,公司证券代码由601313变更为601360。此前,江南嘉捷公告披露,董事会提前换届,由周鸿祎担任公司董事长。

  或许,正是因为这一背景,360回A上市比很多中概股顺利一些。尽管如此,360回归A股耗时近三年,也过一些波折。

  2017年11月3日凌晨,江南嘉捷(601313.SH)曾发出一系列重组公告,交易方是在纽交所完成私有化的360。依据公告,在本次交易中,360公司100%股权将作价504.16亿元置入上市公司。2018年1月29日,中国证监会核准了本次资产重组计划。当天,周鸿祎曾在自己微博发出了九宫格照片,周与团队在证监会门口合影,称感谢合作伙伴,感谢团队。

  事实上,在江南嘉捷之前,有不少上市公司与360传出过借壳绯闻,包括高鸿股份、四川双马、开能环保等,后均纷纷否认。

  360将通过研发、产品进入各个安全领域,从一家网络安全公司变成中国最大的安全公司,企业级安全业务或许会成为360的新亮点。

  第一,和很多中概股相同,周鸿祎认为美股无法充分体现360的价值,而2015年前后一些中概股的成功回归加剧了这股风潮。第二,作为一家安全公司,360具有一定的特殊性,360需要解决自己的身份问题。

  借壳江南嘉捷的过程中,周鸿祎不无自豪地对外,360和军队在网络安全防护方面有非常多的深入合作,目前已经拿到了一些相关牌照,被视为网络安全的国家队。

  周鸿祎在自传中提到,很多人给他推荐A股壳资源,他疲于应付,掐断了很多来电。有一天,一个电话反复打进来,他一次都没接。后来,他收到一条短信,“周鸿祎,怎么不接电话,是不是现在有点大老板气派呀?”原来,这是证监会的一位领导,当时市场上有很多人在炒作360概念股,他询问是否和周鸿祎有关。老周连忙解释,炒作的都和360毫无关系。

  另外,还有智能硬件,比如儿童智能手表等可穿戴设备、智能摄像、智能门锁、智能后视镜等,但都是基于泛安全的,周鸿祎坚称不做“杂货店式的智能硬件”。

  2015年,其互联网广告及服务占总收入的62.98%,互联网增值服务与智能硬件分别占29.34%和2.96%。2017年上半年,这三个数字分别为72.44%、16.66%和8.77%。很明显,包括智能硬件、游戏等在内的互联网增值服务业务的营收能力还非常有限。

  不得不承认,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,360与用户越来越远,与BAT等巨头也拉开了差距。从手机、直播到短视频,周鸿祎一直在试图持续做大用户规模,但效果并不明显。

  周鸿祎表达了很多感谢,称国家对360网络安全能力非常认可,这也是回归A股后进一步发展的动力。

  34亿美元贷款中,包括30亿美元的7年期贷款和4亿美元的过桥贷款,这给周鸿祎带来了财务层面的压力。周鸿祎曾调侃称,“可以说,我现在是中国最大的债务人,是最大的‘负翁’。有很多人说360为了私有化把股权、大楼等都抵押了,你想想你买这么大的资产,不质押可能吗?”

  周鸿祎期待“大安全”能带来新的机会。他在多个场合,目前处于一个“大安全时代”,网络安全已经不仅仅是网络本身的安全,也是、社会安全、基础设施安全、城市安全和人身安全等更广泛意义上的安全。


已推荐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聚焦“五一”国际劳动节 “重庆工匠”诠释匠心

聚焦“五一”国际劳动节 “重庆工匠”诠释匠心